捅山工百米高空悬吊绝壁清理危石 为山下铁道护航

2017-06-12 10:36:22    来源:大河报

这两根缓缓放下的绳索就是生命线

钉下钢钎,为生命线打下支点

险情排除尽开颜

绝壁捅危石,为山下火车排险。

 

核心提示|

当火车蜿蜒于崇山峻岭之间,一块落石,小则砸碎列车玻璃伤人,大则引发断轨甚至火车翻轨。在焦作市太行山区的铁路沿线,常出现一群腰系安全绳、悬吊在峭壁间、手拿钢钎的工人。他们150人巡视100多个山头,几乎10天就要进行一次绝壁捅山。

6月8日,大河报记者来到郑州铁路局月山工务段,与被誉为“铁道卫士”、太行峭壁上的“排弹专家”的捅山工们一起巡山、捅山。

作业

众人用绳拉住两人绝壁捅山

6月8日早上7点,焦作市博爱县一个偏僻的山坳里,16名身着橘红色制服、头戴安全帽的工人集合点名完毕,扛起绳索、铁锤、钢钎等工具,排队朝山坳丛林深处走去。

32岁的胡军接到捅山的命令,当天凌晨4点半就起了床,吃了早饭收拾好工具,经过1个小时才到达山区作业点。因汛期捅山,不能妨碍火车安全通行,因此作业要选在天窗期,此间没火车从作业区经过。

胡军捅山作业的天窗期为上午7点至9点,也就是说,9点之前他们必须结束全部工作。

眼前这座高100多米的山丘,没有通往作业点的路,山上布满了荆棘和灌木。胡军走在队伍最前方,手持镰刀和斧头,砍断荆棘,拨开灌木丛,开辟出一条通向山上的路。

队伍行至山体六七十米的高度,山脚下的巡防员挥舞手臂,通过对讲机通知大家已达作业点。工人们选出一片相对平缓的区域,用镰刀、斧头砍断灌木清出一块空地,把七八个1米多长的钢钎,敲进山体土石层,约80厘米深。

胡军与另一名工人张磊分别把30厘米粗的安全绳系在腰间,背部又套上一根安全绳,剩余工人把这四根安全绳缠绕在钢钎上,每根绳子由三个工人紧握,大伙儿坐在地上,双脚用力地扎在地面。

工长李金武走到二人跟前,拍肩嘱咐:“捅山一定小心,安全第一!”

这样的叮嘱,几乎每次捅山作业他都要说上几遍。

二人拉着绳索,腰别钢钎,脚蹬崖壁,通过对讲机向工友们大喊着:放绳!

工友们缓慢松绳,二人逐渐消失在崖壁下的视野中。

通过对讲机,山下巡防员引导捅山工找到松动的山石,工人在峭壁间临时找个台阶站立,一手紧抓绳索,一手取出钢钎,将山石捅落下去。

惊险

一不留神就悬吊百米高空

一般情况下,捅山工由年轻的工人攀崖作业,上了年纪转到巡视岗。李金武解释,捅山作业在崖壁上一吊就是两三个小时,且需要反应敏捷、体力充沛,上年纪的工人不适合绝壁捅山。

下崖捅山的张磊今年27岁,是一名退伍兵,今年3月第一次加入到“捅山”队伍。

“第一次捅山,可丢人。双手拉着绳子,近1个小时,几乎没敢把钢钎抽出来。”张磊回忆,下崖之前,他心里就一直打退堂鼓,站在崖边,双腿直打哆嗦。沿90度的山体往下攀,队友绳子下放的一瞬,身体悬空,他双手紧握绳索,连往山下看的勇气都没有。与他一同捅山的胡军大喊:别怕,绳子很安全,大伙儿都在上面死死地拉着呢。即便如此,那次,张磊几乎没敢捅山,就被队友们拉了上来。操练几次之后,张磊的胆子才慢慢大起来。

如今,张磊的捅山技术已大有长进。他站在一个崖壁台阶上,脸贴着崖壁,通过对讲机让队友把腰和背上的绳索拉紧,小心翼翼地探着身子,用钢钎朝崖缝中夹着的石块捅去,石块整块碎裂,散落崖下。之后,在山下巡防员的指引下,继续前往下一个地点。捅山作业结束,铁路沿线的巡守员及时把铁轨上体积较大的碎石清理干净,避免干扰车辆行驶。

“第一次谁都会怕。平时,也常会一不留神脚下踩空,整个身体悬吊在百米高空。”已捅山8年的胡军说,几年前的一次捅山作业,因松动山石与肩部齐平,他将山石捅落时,连带右侧肩部附近石块一起落下,他紧急躲闪时,脚下一空,整个人悬在半空。虽有队友们紧拉的绳索,他却吓得不轻,1个多月没敢再捅山。

“工作虽辛苦危险,但责任和意义重大!”胡军说,太焦铁路中的侯(侯马)月(月山)线是一条亿吨级煤运大通道,而该工务段管辖的单线距离有60公里,除了每天有140多趟货车通过之外,还承担了12条客运线路的任务。这150多趟列车每天穿梭在太行山区100多个山头之间,一旦有碎石坠下,小的石头可能会砸坏列车车窗玻璃,伤及乘客;大的石头坠落,可能引发断轨甚至火车翻轨。

巡山

手持望远镜每天盯山3小时

胡军在崖壁上捅山时,山脚下的巡视员王小勇手持望远镜,一直通过对讲机指挥着二人哪里有危石。

王小勇说,他们这些巡视员每人配有一个望远镜,若发现山体哪儿有裂缝,哪儿有危石,他们会及时记在纸上,标明危石的位置、高度,以及裂缝宽度等信息,并进行上报。待确定天窗期之后,统一捅山作业。由于长时间拿望远镜盯山体看,“每天都要至少盯3个小时,眼睛瞅得疼”,因此,他口袋里常带一瓶眼药水。

夏季汛期是巡视员们最繁忙的时候。51岁的焦积红是太焦铁路354公里处的巡视员,该处铁路两侧的山体,多是石灰岩结构,除了日常的捅山作业,山上石头风化严重,在夏季汛期也经常掉到铁路上,危及火车安全,因此成为郑州铁路局唯一的一级防洪点。在这个大山深处,焦积红每隔1小时都要出来巡视一遍,若是雨天,则要不间断盯着山体巡查。此外,他还要与每一趟通过该处的火车司机进行联系,通过报话机向司机通告看守点的安全情况。

焦积红说,夏季一旦下雨,他要时刻关注降水量。按照要求,每小时降水10毫米,他就要冒雨不间断地对铁路两侧山体全面巡视;每小时降水达到20毫米,则要及时通报车站,要求对火车进行限速;每小时降水35毫米以上,则要及时通报车站,对铁路封锁禁止火车通行。

50多岁的王军社也是一个“老革命”。2001年,他从捅山工转岗后第一次巡视预警,被整个桥隧车间传为美谈。2001年7月,一场大雨过后,他巡视至太焦线东坡到孔庄站间上行354公里+730米处时,突然发现前方铁路被一堆整体坍塌下来的碎石埋没,于是,他赶紧通过对讲机向驻站联络员联系,孔庄车站及时拦停火车,避免了更大的安全隐患。

克难

自搭平台大锤敲碎防护网卡石

6月8日的捅山作业区,山下放着一些铁网和钢支架,这些是准备往山体上安装的防护网。其中,捅山作业区南侧的山体,已装上了防护网。李金武说,这些防护网分两级,第一级是主动防护网,即防护网直接把整个山体包了起来;第二级是用钢支架在半山腰架起的一道防护网,主要防止山上石头滚落下来。每级防护网都是两层,外面一层网孔较大,里面一层网孔较小,可以拦截拳头大的石块滚落下山。

李金武说,之前,他们每年至少要捅山70多次,如今每年仅需30多次。今年年底之前,太焦铁路354公里处的一级防洪点的防护网也将安装到位,届时,该处的单独防洪看守点也可能撤销,捅山的工作量也相应减小。但是,虽安了防护网,但捅山工作仍必不可少。防护网可拦截大的石头坠落,但小石头仍可通过网孔掉落下来。另外,一些松动的大石卡在防护网中间,仍要不定期清理,避免风化碎裂再次坠落。

其实,防护网对山体坠石有了防范,却对捅山工的作业带来一定的不便。由于松动石头卡在防护网之间,为了避免风化碎裂再次坠落,工作人员只能用大锤将石头敲碎,提前排除险情。但是,因有些防护网网孔较小,不利于立足作业,工人们就用木板制成一个作业平台,拿4根绳索将木板悬吊空中,捅山工站在木板上作业。山体下方存在接触网回流线和通讯电缆的,大锤砸裂的石头中,体积大的用绳索捆住,碎石用线网兜住,然后沿山体往下放,避免落石触碰线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