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至美 绝世天青——穿越千年“再圆帝王梦”

2018-03-14 11:04:20    来源:大象融媒 魅力中国

一沙一世界,一峰一人生

中国汝瓷界,有一对“父子兵”,父亲不仅在汝瓷研制中做出了巨大贡献,儿子也子承父志,沿着父辈开创的道路不断前进,作品在汝瓷界独树一帜。

一沙,一梦,现天青。

这对“父子兵”,父亲叫王一沙,生前是陶瓷研究工程师,儿子叫王振峰,是汝瓷烧制技艺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

为圆汝瓷梦,父子接力,痴迷研制,他们终于在汝瓷界确立了自己的江湖地位。

讲述王振峰的汝瓷人生,绕不开他的父亲王一沙。王一沙是汝瓷原产地汝州的瓷界名人,曾工作于汝州市工艺美术汝瓷厂,从艺近30年,毕生献身于汝窑、汝官窑技术研究、开发与传承。

1972年出生的王振峰,受父亲熏陶从小就接触汝瓷,深深爱上了这门火与土的技艺。1998年,技艺初成的他和父亲一起创办王一沙汝官窑研究所。这个研究所,既是父子俩安身立命、养家糊口的地方,也是施展抱负、向梦想出发的地方。

“我知道我这辈子都要与汝瓷打交道了,既然命中注定那我就把这件事做到极致,超越父辈。”王振峰说。

他和父亲的主攻方向是“宋廷御瓷”汝官瓷研制。当平生第一次接触到真正的北宋汝窑标本时,父亲就为之着迷,下定决心——此生心无旁骛,一心只为研制汝官瓷。他踏入这个行业后,也追随父亲意愿,以研究汝官瓷为核心工作。

中国古文化的发展至宋代是一个分水岭,处在空前绝后的水平。宋代陶瓷是宋文化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宋瓷在当时的海外贸易中,已成为风靡世界的名牌商品,在海外的影响巨大。那时候的陶瓷生产,有官窑和民窑之分,有南北地域之分。所谓官窑,就是国家中央政府办的窑,专门为皇室、王室生产瓷器;所谓民窑,就是民间办的窑,生产民用陶瓷。

可以说,“宋廷御瓷”汝官瓷的烧制工艺技术代表着当时制瓷业的最高水平,遗憾的是,汝官瓷烧造仅仅延续了不到20年,就因战争神秘消失了。

王一沙和王振峰担负起了让汝官瓷焕发生机的职责。研究所里,两人埋头苦干,先后试制配方数千余次,试釉瓷片百十公斤,终于在2006年春试制成功汝官瓷中的天青、粉青釉色。

经权威部门成分化验,发现他们的作品与宋代汝官瓷成色十分接近,几乎可以达到以假乱真的程度。

王振峰大师工作照

就在试制成功的那一年,王一沙身体不行了,住进医院。可他放不下研究所里等待改进的釉色配方。

王振峰回忆,在父亲昏迷前,我给他汇报了个好消息,刚成交一个大单,他很开心,精神也很好,就和我交流起今后研究的重心,探讨配方怎么继续改进烧制出来的效果会更好。

“父亲临终时说,在汝瓷研制发展的道路上,我只能领着你走到这一步了。汝瓷研究就像珠穆朗玛峰那样高,我们还在山脚下,咱们现在研制的方向是对的,就看你以后怎么走了。”王振峰说,父亲的这些话时时回响在耳边,鞭挞着自己前进,抵抗着研究过程中的千辛万苦。

技艺没有顶点,只有自我的不断突破。为最大限度使作品接近汝官窑真品,独立奋战后的王振峰天天耗在研究所里,每烧一窑汝瓷,就会根据烧制情况来微调釉色配方,一年下来,居然会有近百次的釉色配方记录。

王振峰大师工作照

走进他的工作间,你会发现他的桌上堆满了烧制出来的汝瓷碎片,上面标注着年份月份以及第几号釉色。他说,这是为了便于比较便于找出问题所在,“现今自然环境和古代不一样了,矿石和胎泥和古代也不一样了,要想实现完美,就需要不断改进。”

吃得苦中苦,方得真本事。王振峰逐步破解了“宋廷御瓷”汝官瓷的烧成曲线,并解决了汝官瓷薄胎薄釉很多技术上的难题,在汝官瓷釉色机理的研制上有了新的突破,作品仿古釉色出窑已经现宋代汝瓷神韵,达到了汝瓷古董的程度。

王震峰作品与宋代汝官窑瓷片对比图

当很多人在汝瓷艺术上寻求新的创造、时代气息的时候,王振峰却走了一条与众不同的道路。他在历史长河中寻找灵感和题材,用传统艺术宣扬传统文化的精魄,以“古”托“古”,使得作品沉淀着厚重的历史文化气息。

这么多年来,王振峰的作品已经形成了一种沉静风格,其作品细腻圆润、温润如玉,先后获得全国陶艺大赛全国优秀奖、河南省首届超越杯大赛银奖、全国五大名窑比赛铜奖等。

回首艺术之路,王振峰说,做实验是枯燥的,但当看到每次烧制的汝瓷比上一次有了进步后,心中那份喜悦就冲淡了呆在实验室里的无味。

他认为,作为一名匠人,必须有一种境界——以作品向古人致敬,珍惜古人的创造,传承好古人的技艺。

因此,他从不被市场所乱,从不迎合市场,一心一意按照早就定下的目标前进。因为父亲为此付出所有心血,自己只能接着走,在传承好家技的基础上超越,努力攀登远处的宋代汝窑创造出的瓷文化珠穆朗玛峰。

这份初心,他从没有改变;这份执着,他从没有松懈。他说,对于他而言,只有把宋代汝窑精华再现,才能无愧于汝瓷从业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