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解《朝阳沟》60年久演不衰的密码

2018-04-04 12:49:45    来源:魅力中国杂志社



豫剧现代戏《朝阳沟》创作于1958年,是著名编导杨兰春大师的代表作品。《朝阳沟》60年久演不衰,四代演员演出近5000场,河南豫剧院三团因此成为全国创作生产现代戏的“红旗剧团”。《朝阳沟》已经成为一个时代的文化符号,成为了几代人的集体记忆。3月28日晚,“跨越世纪的交响——豫剧现代戏《朝阳沟》创演60周年展演”在河南艺术中心精彩上演,高洁、王善朴、柳兰芳、杨华瑞等老艺术家与《朝阳沟》中青年演员联袂同台演绎,展现了60年来不同时期、不同艺术家的艺术风采。

3月29日,跨越世纪的交响——豫剧现代戏《朝阳沟》创演60周年研讨会在郑州举办。来自省内外的领导、专家和艺术家们在研讨会上对包括思想价值、艺术价值、文化价值、历史价值在内的《朝阳沟》现象进行深入研讨,共同探讨破解《朝阳沟》久演不衰的密码,全面解读了《朝阳沟》现象的文化内涵和文化启示。李霞主持研讨会,与会专家畅所欲言,对豫剧现代戏《朝阳沟》给予了高度评价。

李树建(中国剧协副主席、河南省剧协主席、河南豫剧院院长)

《朝阳沟》不愧是经典之作,这次老中青四代同堂的演出非常成功,现场几十次掌声,很多观众包括我都看得热泪盈眶,台上台下一起唱,有观众讲:“身后是非谁管得,满场竞唱朝阳沟”。感谢老艺术家对我们豫剧事业做出的贡献,希望老艺术家们把身体保养好,咱们争取以四代同堂的阵容再到北京展演。

贾文龙(河南豫剧院副院长、豫剧院三团团长):

三团秉承老一辈艺术家开创的优良传统,多年来与时代同行,传播正能量,被誉为“全国编演现代戏的一面旗帜”。《朝阳沟》是三团人的骄傲、河南人的骄傲! 为总结《朝阳沟》60年长演不衰的经验和秘诀,开创豫剧现代戏新的辉煌和未来,我们筹划了豫剧现代戏《朝阳沟》创演60周年系列纪念活动,内容包括《朝阳沟》四代演员同台展演、专家研讨会、《梨园春》专题节目、全国巡演四大板块,是《朝阳沟》创演以来最深入全面的一次宣传推广。

河南省委宣传部常务副部长王耀:

《朝阳沟》之所以获得如此巨大的成功,最根本的原因就在于它是时代的艺术、人民的艺术、品质的艺术,在紧贴时代、讴歌时代、融入时代中最终超越了时代,具备了永恒的艺术魅力。正是在《朝阳沟》这面旗帜的指引下,全省广大戏剧工作者以高度的政治责任感和文化使命感,感时代风气之先,创精品力作于世,让现代戏创作的河南实践始终在中国戏剧发展史中熠熠生辉。

王全书(中华豫剧文化促进会会长,河南省政协原主席、十二届全国政协教科文卫体委员会副主任):

《朝阳沟》影响了几代中国人,彰显出超越时空的独特魅力,成为中国戏曲现代戏的一座高峰,是“厚积基础上的一次爆发”,是杨兰春先生以深厚的生活基础,长年累月用心血和汗水积累起来的艺术结晶,主创人员和演职员们都笃信“生活是创作的唯一源泉”,“走马观花不如下马看花,下马看花不如亲自种花”,对生活积累高度重视,不断地打磨、完善、提高,对剧本的一再修改,并特别注重创新,在深入挖掘、研究豫剧传统唱腔的基础上,成功铸就了百听不厌的豫剧唱段。

仲呈祥(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主席):

从昨天的演出当中我看到了河南豫剧人不变的初心。 看见中国戏曲界扬起了一面鲜明的旗帜。这里弥漫着一种浓郁的“戏比天大”,为人民创作的文化氛围,他们没有空谈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抢救,而是拿出了实实在在的措施出来。而且我最感佩的一条是,三团带头,自觉的梳理三团优秀的创作传统。从《朝阳沟》到《焦裕禄》,三团找到了一条有自己特色的发展道路,认识到自己独特的历史传统、文化积淀和创作优势,又认真总结,这就是真正的文化自觉和文化自信,为整个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文艺在新时代的发展昭示了一条正确的发展道路。

崔伟(中国剧协分党组成员、秘书长):

《朝阳沟》为什么具有永恒的魅力?一、《朝阳沟》能够不因时代的变化,显淡浓郁的时代和深沉的思想性;二、《朝阳沟》能够不因审美的变化而降低它精粹的艺术感和鲜活的观赏性。三、《朝阳沟》不因岁月的变化而弱化它所提供的创作经验、体现的现实题材和戏曲艺术创作的真谛。《朝阳沟》表现的现实生活,提供的艺术经验,可以成为我们今天现代戏创作的一本教科书。

赓续华(《中国戏剧》原主编、中国戏曲学会常务副会长):

一、《朝阳沟》是中国戏曲现代戏的一个高峰之作,可以穿越时代、穿越心灵。它是深刻的反映了那个时代,是一个时代的印迹。二、昨天的这场演出表明了我们豫剧人、河南豫剧院、豫剧三团对经典之作和老艺术家的敬意。我们应该尊重传统,对老艺术家的尊重,其实就是对传统的一种敬重和仰慕。三、更重要的是它的音乐创作的成功。不管任何时代,它可以跨越国界,跨越种族,跨越意识形态,直抵人的心灵。把握豫剧本身的特点,唱词和叙述符合人物的身份和性格。

四、我认为,盛红林和杨红霞是现在的最佳搭档,他们不但完整地阐释了当年的《朝阳沟》,而且又有自己的艺术特色。

安志强(《中国戏剧》原副主编):

一、《朝阳沟》所反映的那个年代,人们之间关系是真诚、可贵的,是一种相互帮携、相互衬映的关系。二、《朝阳沟》的音乐唱腔是老艺术家与新文艺工作者结合创作而成的唱腔,既有继承传统,又有时代感。这次纪念活动,不仅传承了豫剧传统的唱念做舞的技巧,而且传承了老艺术家对生活的深刻感受,对艺术的敬业精神。三、通过《朝阳沟》的创作,我们认识到无论是剧作、导演、演员的生活积累、生活感受是非常重要的。即便是应景之物、奉命之作,仍然需要厚重的生活积累,需要艺术家对人物深深的理解和深深的爱。

王安葵(中国艺术研究院戏曲研究所原所长、研究员):

这部戏的演出体现了丰富的历史内涵,凝聚了几代人广大观众的情感和命运。不但盛红林、杨红霞这一代演员的艺术已经走向成熟,而且有更年轻的演员出现,非常令人可喜。特别是老一代的艺术家能够登台演出,焕发了艺术青春,非常可喜可贺。豫剧三团不仅坚持了《朝阳沟》所奠定的宝贵传统,而且能够与时俱进,不断发展优良传统。纪念《朝阳沟》创作演出60周年活动意义非凡,它表明我们三团不忘传统、不忘初心,牢记使命,继续前进的决心和信心。

巴图(中国戏曲学院院长):

作为戏曲院校,我们非常关注戏曲的振兴、发展,希望将这些前沿信息能够转入到我们的人才培养、学术研究、文化传承与传播的体系当中。在河南,政府、院团、媒体、资本、学校、观众形成了六种力量的合流,形成了某种基于振兴戏曲的同频共振。这样的状态对于培育一方戏曲的健康生态是极为重要的,要体系化的推进,才可能是根本上可持续的振兴戏曲的保障。以《朝阳沟》为案例,作为学院认真研究现代戏的经典,在学院的教学体系当中,在传统老戏的基础上,能够按照“三基一创”这样的一种思维,引入一些现代戏的经典来作为我们的教学剧目,可能对于培育古老戏剧,能够驾驭双转使命的未来戏曲人才有帮助。这是我们得到的一个重要的启发。

康式昭(原文化部政策法规司司长,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顾问):

我认为《朝阳沟》达到了舞台艺术的最高境界——保留。一是保留在舞台上,二是保留在观众的心目中,三是保留在历史发展的史册上。《朝阳沟》在得奖之前就已经在保留了,获奖之后还继续在保留,它给了我们一个非常重要的启示,就是我们要淡化争奖情结,走出评奖困局,明确生产目的,树立保留意识。我们到底是搞生命短促的宣传品?还是搞能够保留下来的艺术品?这个问题是目前给我们文学艺术界面临的一个挑战。《朝阳沟》的经验告诉我们,只有尊重艺术规律,才能打造出立得住、留得下、传得开的艺术品。

王绍军(中国戏曲学院表演系主任):

《朝阳沟》具备五个特性:一是时代性,二是历史性,三是独创性,四是延续性,五是继承性。

一、时代性。《朝阳沟》的时代性是非常的鲜明的。二、历史性。一部优秀的剧作,它不但是能够给它那个时代观众带来审美愉悦的一个平台,它更是一部记录历史的载体。三、独创性。《朝阳沟》有大量脍炙人口的叙述性、抒情性、交流性的唱段,众多鲜活的人物形象。

四、延续性和继承性。戏曲的流传靠人才,人才的培养靠剧目,推人推戏,出人出戏。一部好戏不但具有娱乐观众的功能,还有历史载体

的功能,还有培养演员的功能。

薛若琳(中国戏曲文学学会会长):

一、戏曲院团一手抓剧目建设,一手抓演员队伍建设,这是毫无异议的,双管齐下,互相促进,人才培养是第一位的。二、《朝阳沟》已经超越了它题材本身,它表现的是我们这个民族奋斗的记忆,大时代小故事,大干农业的小人物,回答了干农业、当农民光荣不光荣的问题。三、这个戏是艺术审美的朴素表达,从头到尾没有标语口号,唱词非常形象深刻、亲切质朴,具有独特的艺术魅力。“六十年五千场,老中青四代同场。岁岁喜闻梆声响,耳顺之年再启航。”

毛时安(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副主席,原上海市人民政府参事):

昨天这场演出盛况空前,是我终生难忘的一次观剧体验。我们看到七八十岁、八九十岁的老艺术家风采依旧,神采飞扬,年轻艺术家非常投入,唱念做打,满工满调,真正体现了“一颗菜”精神。

这部戏虽然是一部正剧,但它具有轻喜剧幽默的风格。巧真、二大娘、银环妈身上都有很多喜剧的因素被挖掘出来。时代的主流要和民间的生活,特别是和河南的农村和艺术描写的生活结合起来,戏剧化地呈现人性的丰富、复杂与转变。只有一个个鲜活的人物,才构成了中国艺术的长廊。河南省戏剧创作是传承有序、代际分明,具有可持续发展的源源不断的动力,因此现在河南戏剧创作是波澜壮阔的。

王蕴明(中国戏曲现代戏研究会顾问):

《朝阳沟》是中国现代戏创作的典范和榜样,具有永久的艺术魅力。昨晚四代同堂的演出,表达人物感情真挚,朴实亲切,唱腔甜美,声声入耳,韵味十足,令人百听不厌。我相信,将来有一天我们会纪念《朝阳沟》创演100周年。

姜志涛(《中国戏剧》原主编、编审):

《朝阳沟》真正做到了久演不衰,可以说这是中国戏曲现代史创作上的一个奇迹。这个奇迹的创造者就是河南豫剧院三团,三团打造了《朝阳沟》,《朝阳沟》让观众记住了三团。三团让《朝阳沟》常演常新,青春永驻,《朝阳沟》也让三团一代一代的艺术家展现才华,功成名就。如今《朝阳沟》成了新中国戏剧舞台的长青树,三团也成了新时代戏曲院团的排头兵。因此,总结《朝阳沟》的创作成果,研究三团的成功经验,作为今后中国戏曲现代戏的创作会大有裨益。为什么三团的戏总能传得开、留得住,深受观众喜爱?其主要原因,一是他们始终坚信以人民为中心的创作导向,在各个时期都能创作出符合时代要求、代表人民心声的好作品;二是坚持探索创新,创新是三团创作成功的致胜法宝之一。

刘彦君(中国艺术研究院话剧研究所原所长):

一、我觉得《朝阳沟》不仅仅是一出优秀的戏曲现代戏,也是河南人民一块不可企及的精神地标,更是我们民族的一面精神旗帜,它对每一个个体人生的影响和引领,它对很多艺术团队的影响和引领作用,它的意义和价值还在不断地显现出来。二、《朝阳沟》对豫剧三团也具有着影响和引领作用。《朝阳沟》创排、获得全国性的荣誉以后,豫剧三团的定位、发展都与《朝阳沟》有着密切的关系。

董文建(河南省文化厅原巡视员)

《朝阳沟》之所以60年来长演不衰,我觉得应该有三点启示:

一要坚定不移的抓现实题材创作。坚持服务党和政府的中心工作,题材要紧扣时代脉搏,与时代、与社会同呼吸共命运,反映这个时代的生活和人民。

二要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创作导向,写生活中的小人物,从写生活中的小人物着手,接地气,语言生动、人物鲜活,有深厚的生活基础。我觉得《朝阳沟》之所以有杨老师一个星期写出剧本,是因为他长时期几十年生活的积淀。作曲家在音乐上的积淀,演员在表演艺术上的积淀,都是分不开的。

三要坚持艺术创新不动摇,《朝阳沟》的文本有创新,反映时代,反映生活,写生活,写情感。音乐作曲在继承传统豫剧音乐的基础上,学习吸纳民歌和民族音乐,融入西洋音乐作曲的技法,才使《朝阳沟》的音乐、唱腔听上去新鲜、优美、好听,给人审美的感受。在传统表演的基础上,从重点转移到表现生活、塑造人物,创造现代戏的表演体系。

没有《朝阳沟》,就没有豫剧三团现在在全国的地位,没有《朝阳沟》,就没有豫剧三团这面“全国红旗团”的旗帜。《朝阳沟》作为跨世纪的经典,它非常值得我们研究、弘扬、传承,对于《朝阳沟》这个经典一定要敬畏,敬畏不能只留于口头说说而已。

刘景亮(河南文化艺术研究院研究员、著名文艺评论家)

《朝阳沟》是一个奇迹,工农商学兵、知识分子各阶层都有庞大观众群,社会影响也超出了戏剧界乃至文化界,有以“朝阳沟”为商标的商品,有以“朝阳沟”命名的商店,有“朝阳沟旅游景区”,成为引人注目的“《朝阳沟》现象”。创作《朝阳沟》的三团也是一个奇迹,60多年初心不改,一直坚持反映新生活,传播正能量,是全国公认的上演现代戏的红旗剧团。艺术风格极大地影响着河南乃至全国许多上演现代戏的团体,形成了事实上的“三团流派”。三团能够创作出《朝阳沟》是因其具有独特的“三团精神”。这种精神是由高度的文化自觉和使命意识凝结而成的创造精神。《朝阳沟》奠定了三团的艺术风格:立足生活,心系民众,面向时代,勇于创新。

方可杰(河南省文化艺术研究院原院长、国家一级作曲):

《朝阳沟》质朴的唱词和生动的语言激发了作曲家创作出百姓喜欢符合人物的音乐,《朝阳沟》给我们做出了表率。《朝阳沟》音乐创作群体潜心深入向传统学习,需要我们音乐人继承和发扬;作曲家潜下心来与编剧、导演、司鼓、演员共同尊重,互相切磋,值得戏曲作曲家传承和发扬;三团对乐队的重视程度和所取得的效果,值得今天戏曲音乐戏曲团体传承和学习。

姚金成(国家一级编剧、河南省政府参事):

《朝阳沟》是一个奇迹,作为一个配合政治的熟悉时代潮流之作,它超越了时代潮流。这个戏始终永葆艺术魅力,它背后的密码究竟是什么?有待于理论学术去探讨它。《朝阳沟》是一个时代生活的写照,那个时代已经远离我们了,但是我们看到依然有一种温暖的回忆。杨老师对农村生活、人物非常熟悉,每句用词、语调都是地地道道的农村话。所以在《朝阳沟》中能够看到鲜活的生活,鲜活的人物;《朝阳沟》是现代戏创作的巅峰之作,它还是编剧、导演、音乐、舞美和表演等综合艺术的最佳组合。这是一种里程碑式的跨越和创新,对传统的吸收,新的作曲手法,配器手法的化用,感觉是一副迷人的画;《朝阳沟》对生活,对世态人情的深刻了解和生动抒写,是我作为一个编剧永远仰望的高峰。

谭静波(河南省文化艺术研究院研究员):

杨兰春老师有一句话,“生活有多深,水平有多高”。《朝阳沟》是杨兰春老师的生活积累,也是我们这一代老艺术家深厚的生活积累,所以才能够演得那么真实,在老百姓的心中能够扎下根来;《朝阳沟》的表演是以写实为主的现代戏的表演风格,这个表演风格成为一种范式,与生活贴切,非常自然;三团的老艺术家们是一个有知识、有文化、有思想、有抱负的新文艺工作者,是一个创作群体,所以才创造了那个时代的高峰。

黄海碧(郑州市文广新局原调研员、国家一级导演):

这个戏无论从编剧、导演、表演、音乐、唱腔等方面,是引领戏曲现代戏的一座里程碑式的艺术经典剧目,是一个经过时间检验,代表了一个时代的社会经典的剧目;这个戏是小事件、小人物、小矛盾,但是反映了一个大时代。每一个人物之间的对话都很有味道,特别接地气,从音乐性上又恰恰符合了时代;杨兰春老前辈最大的贡献不仅限于排了一个《朝阳沟》,而是通过这个戏奠定了三团现代戏的方向和舞台样式的风格界定;《朝阳沟》的价值已经不仅仅是写一个知识分子建设新农村的问题,而是对这个时代如何进行解构表达的问题。

陈涌泉(河南省剧协副主席、秘书长):

《朝阳沟》不仅仅是豫剧的一个经典,完全可以称为是整个中国现代戏的经典,是中国戏曲的经典。这个戏为什么直到今天依然超越时代,能够受当代人的热衷、欢迎,百听不厌,百看不厌?我觉得这里面有很多可分析、可总结的;健康的主题思想、强烈的时代精神、鲜活的人物形象、浓郁的生活气息、生动的语言,优美的唱腔旋律、鲜明的戏曲特色、明快的戏曲节奏等,以这个戏为代表确立了典型的三团风格以及这个戏带给我们的很多启示。

吴亚明(河南省文化艺术研究院院长):

《朝阳沟》的几点启示:一部现代戏要想成功,优美的唱腔音乐是最重要的,必须得有一群鲜活的人物形象,必须在舞台上提炼出时代精神,必须从宣传品到艺术品进行飞跃和跨越,深入生活不是一句虚话,生活是艺术的源泉。

杨林(河南省文化艺术研究院戏剧理论部主任、国家一级编剧):

作为一个编剧谈《朝阳沟》是应该在心里面跪着谈,跪着看,跪着领会的。无论是《朝阳沟》的语言、人物塑造、导演的调度处理、包括它的道具,任何一点都是个大课题,需要用一生去琢磨。杨兰春的所有剧作从骨子里来说是戏曲最根本的东西,他是最了解戏曲的,他和百姓、和生活、和人民是真正血浓于水的关系,河北和河南曹村同时成为杨兰春的墓地,这个事实的意义是显而易见的;我发出内心的一种感叹:杨兰春老师是我的一面旗帜,我会踏踏实实、老老实实地跟着走。

李云(河南省文化艺术研究院国家一级导演):

看了《朝阳沟》四代演出特别兴奋,栓保、银环很精彩,后继有人,是三团的表演风格;王善朴老师他们的表演,一个锄地,那种气质,那种扑面而来的表演独特性,完全是从人物出发的。现在的演员还有距离。当年老一代艺术家在曹村体验生活,把自己变成了真正的农民;说到《朝阳沟》的密码,四个字:以情悟道;一个艺术团体一定要固定自己的典型风格,三团就是演现代戏的,这个坚守很好。

李红艳(河南省文化艺术研究院《东方艺术》主编):

大师已去,经典永存。《朝阳沟》创造了戏曲现代戏历经60年仍盛演不衰的奇迹,是杨兰春和河南豫剧院三团创作观念、艺术风格、艺术特色、改革成果的集大成者。她称《朝阳沟》这种比较恰切的艺术表现形式,既立足于生活,又融入了戏曲的写意性和戏曲化的特点。三团在《朝阳沟》传承上的胸怀是开放的,现在第三代的主演杨红霞、盛红林、蒿红伟很好地继承了《朝阳沟》;以后一代代能否继续保持《朝阳沟》高水平经典式的传承?确实迫在眉睫、任重道远。

贺宝林(河南省文化艺术研究院文化理论研究部副主任):

在《朝阳沟》60年这个关键的节点上,对三团的研究应该开辟一种新的领域,或者采用一种新的视角。三团的成败得失、风风雨雨是最能体现党和国家文艺政策的一个院团,三团的命运,三团的发展也与新中国历史的发展息息相关;三团的很多东西值得总结的,具有恒久的参考价值,比如三团在剧团的建设上,要培养自己的主创团队,建立自己的生活基地,在演员的培养上,要发挥演员的表演特长、主观能动性、创造性,培养艺术水准、团结意识、大局意识、开放意识、天下胸怀。这些因素都应是以《朝阳沟》为代表的三团、豫剧现代戏给我们留下的宝贵财富。

齐飞(国家一级编剧):

一部《朝阳沟》,享誉全神州。唱响六十载,再唱一百秋。

高洁(著名豫剧表演艺术家、《朝阳沟》中栓保娘的扮演者):

我是在三团成长起来的,三团是一个团结的集体,大家都能识大体、顾大局,同志之间从不争名争利,而是处处从工作考虑,愿意牺牲自己。这种光荣的传统和品质,非常难能可贵。

朱超伦(著名作曲家、戏剧评论家):

三团有两个法宝:一是坚持演现代戏的精神,不忘初心,永不改变。二是坚持顾大局的团结精神。三团有五大主演,十大台柱,为了河南的现代戏,我们一起吃苦受罪,把个人得失置之度外,没有这种团结精神,没有这种凝聚力,三团也不会走到现在。

赵钢(中共河南省委宣传部副巡视员)

《朝阳沟》应该是中国戏曲现代戏发展史上的一个里程碑,是一面旗帜!我们要向三团学习,学习他们不断创新、团结务实的精神,从《朝阳沟》到《焦裕禄》,踏踏实实,一步一个脚印。我们要向三团的老艺术家们学习,学习他们革命理想高于天、对艺术精益求精、无私的奉献精神,这也是“三团精神”的核心。

李霞(河南省文化厅副厅长):

我们会认真梳理归纳,继续深入研究《朝阳沟》现象,用《朝阳沟》的艺术成就和创作经验来指导我们今后的艺术创作工作,并把研讨会专家的发言汇聚成文集,作为60周年研讨会活动的一个后续,一个结果。也希望豫剧院和三团把后续的两项系列纪念活动抓好,一个是电视专题节目,另外是全国的巡演,特别是计划进北京的这个展演好好的谋划都要精心的组织好,筹备好。(文/陈静 许霞 卢梅 图/李燕)

相关阅读